当前位置: 主页 > 螺纹钢锚杆 >

螺纹钢锚杆

对话「哇力」:机器人的竞争不能停留在扫地机

发布时间:2021-07-17

  张珂嘉认为,机器人行业将有着和手机类似的发展轨迹。在前期,需要通过清洁场景来逐渐完成对数据和技术的积累,从扫地、拖地,到清洗拖布、自动加水等一系列功能的叠加,初步实现全自动化。往长远看,家用机器人将会成为一个家庭中除了房子、车子以外最贵的商品,哇力最终会成为一家以机器人向家庭提供服务的互联网公司。

  前不久,「哇力」机器人完成了四千万元的A轮融资,由蓝湖资本独家领投。在此之前它曾获得来自青山资本的数千万元Pre-A轮独家投资。

  哇力机器人团队成立创立于2018 年,在研发之初,哇力就明确提出首代产品要解决“拖地自动化”的问题,并将研发方向集中在“加压拖地”(拖得干净)、“拖布自洗”(避免一张脏布拖全家)和“扫拖自动切换”(前扫后拖真正干净,且自动化)技术上,目标是实现一款前扫后拖、模仿人工拖地力道、具备可自动回洗拖布能力的机器人。

  扫、拖、洗一体化是哇力产品创新的第一步。2019 年 6 月,哇力上线,创新性地开发了扫拖切换机械和自动清洗基座,实现了自己洗拖布功能。2020年4月,N1的升级版N1 Max正式上线,它主打加压拖地和拖布自洗这两个功能,至今销售过亿,销往海外50多个个国家和地区。

  2020年末,哇力推出了升级版的N2。它是首款能够自动上下水+自动扫拖洗一体的机器人,在它的基座内部集成了类似家用抽水马桶原理的机构,并微缩了全自动洗衣机的上下水方式,无需手动加水,距离无人值守的清洁更近一步。

  主张重新定义拖地机的H10是哇力2021年最新发布的一款产品。它开发的第三代自动基站系统,可以让用户完全自定义喷水量、刮洗次数,携带了两个3L容积的水箱,并具备自动混合清洁剂、自动消毒和30分钟快速热烘干功能,将更多的人工劳动释放了出来。

  目前,市场上有五款能洗拖布的扫地机器人,分别为科沃斯N9+、云鲸J1,哇力N1Max、N2和H10,哇力占了三席。

  高效且实力过硬的创始团队撑起了哇力机器人的产品创新。据了解,哇力创始人张珂嘉曾在中兴通讯、国家商务部、大能机器人等任职,历任至产品线总裁、总经理。现阶段,哇力的研发团队由汉堡大学教授、机器人多模态研究所所长张建伟教授领衔,核心成员均毕业于清华大学、电子科大等知名高校,并在微软、百度、华为、中兴、腾讯、联想、长虹、极米等企业任职多年。

  这也是一支经历过手机行业崛起的团队,在我们的专访中,张珂嘉多次用手机行业类比机器人行业。在他看来,现阶段的家用机器人行业还处于手机真正爆发之前的“BP机时代”,这是因为以清洁场景为主的家用机器人尚未具象化,即没有成为真正的“机器人”形态。

  张珂嘉认为,机器人行业将有着和手机类似的发展轨迹。在前期,需要通过清洁场景来逐渐完成对数据和技术的积累,从扫地、拖地,到清洗拖布、自动加水等一系列功能的叠加,初步实现全自动化。再往长远看,家用机器人将会成为一个家庭中除了房子、车子以外最贵的商品,哇力最终会成为一家以机器人向家庭提供服务的互联网公司。

  扫地机器人是一个技术驱动、前景广阔的行业,尽管于近几年才刚刚兴起,但已跑出了两家千亿规模的上市公司:科沃斯、石头科技。此外,备受资本关注的云鲸智能也完成了C轮融资,红杉、高瓴、源码、字节跳动纷纷入局。

  资本市场火热的另一面,是扫地机器人渗透率仍然有限的局面。在高科技标签和懒人经济的推动下,2015至2019年间,扫地机器人在中国的市场规模由20亿扩大至84亿,但其渗透率仅为3.6%。

  从产业竞争格局来看,2020年前5家企业占据83%的市场份额,其中科沃斯的市占率高达40.9%,石头科技紧随其后。但这种传统优势并非固若金汤,来自云鲸、哇力等新企业的崛起或将改变这种格局。

  前几年专注于技术研发和产品迭代,哇力机器人并没有在市场营销和推广多费工夫。面对竞争激烈的家用机器人市场,张珂嘉自信竞争不能停留在扫地机器人的阶段,哇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“你见到的所有的霸主都不会是霸主,你见到的所有的创新者都在不停地、拼命地往前赶。”张珂嘉说,直到具象化的机器人出现,并能以负担得起的价格出现在家庭生活中,这个行业的拐点才会真正到来。

  新商业情报NBT:就您个人的经历来看,中国的机器人市场经过了怎样的发展,目前是处在一个怎么样的阶段?

  张珂嘉:中国机器人市场其实谈不上什么“发展”。首先机器人这个行业怎么出来的,是从工业机器人。今天我们在说机器人越来越热,其实机器人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时候就已经热门过了,那时候在美国有一堆美好的想象,我小时候看的漫画也有很多。但实际上机器人真正的应用主要是工业机器人,焊接、喷涂,汽车行业是机器人用的最多的。而家用机器人的概念,到现在也没有真正的出现。

  张珂嘉:肯定不是。我们从名字就看得出来,您见过把迎宾机器人简称迎宾机吗?家用机器人简称叫家用机吗?外面的运输机器人会简称叫运输机吗?为什么所有扫地机器人被简称叫扫地机?这说明,它还不是机器人,但凡有点机器人的感觉,你也不会把它叫“XX机”。

  张珂嘉:无论从形态还是功能的智能化程度上,扫地机根本就给不了人机器人的感觉,就是一件机器,甚至是家电。机器人的具象化是非常关键的,具象化指的是你具备机器人的元素。机器人的元素是它会给你一种具象感,让你觉得我是一个机器人的感觉。这才叫机器人,所以服务机器人,至今在中国家庭始终是没有出现,只能说分类上讲,把扫地机算是机器人,但是你更应该叫它一种电器,它就是一个机。

  张珂嘉:这是一个复杂的机械系统,你需要积累算法、经验,才会变成机器人。就像是手机产业的发展,需要经过2G、3G,才会走到4G、5G,这是一个继承的过程,不可能凭空出现。现在的机器人还处于很初级的状态,从扫地拖地到洗拖布,你只有积累更多的经验机器人才会慢慢改变。然后中间就是你买的CPU、雷达、摄像头,再上面就是你的软件层,你会定位、建筑、导航、认识人、图像处理、搬东西、语音交互等等,最后是数据层,数据再反馈到最后的应用。

  机器人很复杂,包括扫地机行业,你也很难数出五家以上的技术性企业。因为它不是普通智能,它要动起来,所以在你这个团队里面,要有机械、电子、软件等多方面的人才储备。回到哇力,我们讲家庭自动化,说的是给家庭提供一套自动化的系统,来解决掉家里干活的问题。比如清洁的概念不只是扫个灰的问题,还包括扫地、拖地、收拾、整理。扫地机器人只是代表着一个清洁的入口,它代表机器人现在的能力只能干地面,要到真正能够解决一系列的问题需要很多年。

  因此,不能一直陷在扫地机的概念里,这就像做通信,不能陷在干BP机或者固定电话的状态,你要看到手机,看到移动通信,看到它成为一个终端。所以智能机器人的发展,在于你不断的利用研发的新的机电技术和感知系统,帮助人们解决更多的家庭场景下的问题。最后不只是清洁的场景,而是整个家庭的自动化,比如机器人把碗收进洗碗机里面,把衣服扔到洗衣机里面,它还能识别家里的人,帮你叫人、拿东西。机器人能成为家庭消费力仅次于房子和汽车最贵的东西,一个机器人卖四五十万也不太可能,但是卖好几万是很正常的。

  新商业情报NBT:这是不是说,目前在扫地机器人阶段,这个行业的发展的发展还是很平缓的,可能到具象机型出来之后,它才能进入非常陡峭的上升阶段?

  张珂嘉:当然。这个和通信等行业发展历史挺像的。在初期阶段BP机、功能机、固话的增速也挺快,但这个跟智能手机时代一下子全面普及爆发远不能比。我记得我们在2005年做3G手机的时候,我父亲还说,手机弄这么复杂干啥,手机只要发短信和打电话就可以了。但你看现在天天老年人抱着手机看视频、头条不放手。

  所以说,你要推出更容易使用的东西,才是真正地普及它。如果你还停留在原始形态,大家是不会用的。假如地球上没有发明3G、4G的技术,现在可能也是人手一个手机,只不过就只能打电话,不会天天盯着它看,每天使用的时间非常短。但是自从它技术进步了,变成了随时随地的数据终端,这就有点类似于机器人具象化的概念。当手机变成这样的时候,你就发现不一样了,哪怕一点变化都能带来巨大的便捷性。

  张珂嘉:我们N3会在现有产品基础上,通过自动更换扫拖模块,自动拆洗拖布,实现更彻底的自动化,以及增加AI导航,提高避障能力等,从而更加充分地解放人工。

  新商业情报NBT:哇力想要做的是家用机器人,这是一个蛮长远的方向。你们当时为什么决定从清洁这一步开始做?

  张珂嘉:清洁代表着干活儿。你做的家用机器人,它是一定要能干活儿的。以现有的技术条件,最容易的就是在地面上干活儿,你不可能第一款开始出来就要抹桌子、铺床、照顾小孩儿。

  张珂嘉:我们现在已经有近百项各种专利,包括拖布抬升下降这种机械专利,双摄像头等软件算法专利等。我们的许多东西都是独一无二的,N1的机械结构我们都搞出来两年多了,也没有任何一家模仿出来。

  新商业情报NBT:好的技术都很成熟,比如图像、激光、智能化、语音的算法这些都很成熟,你们甚至还会研发一些新的核心专利。这会涉及到技术和成本之间的平衡问题吗?

  新商业情报NBT:那这个会不会有规模效应?比如云鲸一个机器能卖好多万台,拿货就可以更低价。

  张珂嘉:当然会有,规模越大、成本越低,但最终差别并不大。现在规模效应赶不上物价上涨,原材料的价格一直在涨,铜、芯片,哪怕今年规模提高5倍,成本可能还是会增加10%。

  新商业情报NBT:这存在规模优势吗?如果某个品牌的规模很大、市场很大,那么它们积累的数据、技术可能会更有优势一些。

  张珂嘉:会有一些,但是不会很强。比如在BP机上积累的数据能有什么用?还没进入到功能手机时代呢。

  新商业情报NBT:你们现在这个行业会不会出现像是小米这种讲究极致性价比、供应链的公司?

  张珂嘉:你提这个问题的前提还是产品形态已经确定了,但我们行业还没有出现终局的产品形态,所以没有人做。当他去做所谓的极致性价比、去做整合的时候,请问他整合的是什么产品?价格最低又怎样呢?哪怕你去把功能手机的价格整合到特别低了,但人家都出智能手机了,照样打不过。

  新商业情报NBT: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现在的竞争处于一个,谁先跑到具象机器人的那个阶段?

  张珂嘉:有一定道理,研发就是要往那个方向走。而且具象机器人都不是终局的,因为一开始你的机器臂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抓手,最后才是灵巧手。它一直在往后进化,你在前面做供应链的整合和降低成本是没有意义的,因为你是在做低端的东西。

  张珂嘉:还是创新能力。说到底是你怎么持续地创新,这个创新能力是在创始人手上的,当创始人时间、精力不太够的情况下,我怎么把这个团队给带出来?这是个难题。

  张珂嘉:营销这个事说起来是我们哇力的短板,我们正在努力提高营销能力,包括品牌和推广能力。我们现在的逻辑是在产品不断迭代、进化的基础上,通过营销去把规模扩大。本质上还是持续创新,产品要能跟得上时代。

  张珂嘉:不是。一般来说,很多消费品它会有这个情况,因为你没有什么可创新的,或者创新导致的产品形态、产品本身的变化比较小。在窗口期很短的情况下,你首先就要考虑你的品牌定位是什么,比如我是更高端的电动车,还是更多人使用的电动车。如果你的产品差异不大,大家一定会附加一个品牌属性,去占领一部分消费者的心智,这个是一个典型的路线。

  我们这个行业还很年轻,虽然已经有两家上市公司了。但还是处于BP机时期,等到了像2G、3G手机的阶段,首先强调的还是做技术创新成本创新。创新之后你要宣传你的产品,这就不只是占据某一类消费者心智,而是说要占据所有消费者的心智了。

  新商业情报NBT:在机器人行业,大家对于家政自动化机器人这个方向,有没有共识?

  新商业情报NBT:你说机器人行业的发展历程和手机是高度相似的,那为什么会没有这个共识?毕竟我们的手机行业已经把路都走过一遍了。

  张珂嘉:可能不完全是这么理解。手机行业如果有共识,那现在的领导企业应该还是诺基亚、摩托罗拉、波导,对不对?他们为什么对智能手机的发展没有共识?

  新商业情报NBT:开放式应用平台早期的时候,大家确实想把智能音箱作为一个应用平台的入口。您怎么看?

  张珂嘉:凡是不能动的东西,一定会被机器人吃掉。就像MP3、照相机最终全部变成了手机的一部分。在未来的家居环境里,一定是能动的东西会聚合起更多的功能。机器人是一个巨大的产业,不是一个小玩意。哇力从不把自己定义为扫地机公司,我们是一家基于机器人向家庭提供服务的互联网公司。

  新商业情报NBT:最后想聊一下,因为现在机器人定价相对高,国内市场渗透率低,所以大概有两个发展方向,一个是海外市场,还有一个就是商用方向,您怎么看这个说法?

  张珂嘉:价格高这个事情你要接受,10多年前的功能手机打价格战,把价格打到了600多元。杂志《销售与市场》做了一期报道,封面标题叫做“手机已死”。但后来的事实证明,手机被普及是更贵的东西普及了它,是两千元以上的手机的普及,而不是靠几百块钱的手机来普及。这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,你要实现那么多功能一定价格很贵。现在的机器人市场同理,决定性因素并不是价格变高,而是不实用,如果够实用了就没有价格高不高的问题了。

  海外市场肯定是一个重点,因为我们中国公司现在在这个国际化的环境里,就像当年美国崛起一样,你天生就是要当跨国公司。

  商用市场是找切入点的问题,目前我们有很多的商用客户找上门来,希望解决他们的一部分缺人工的问题。但商用清洁要谨慎,因为机器人目前的能力太初级,替代不了清洁工,清洁工是清洁、收拾、整理什么都要干的角色,比如擦玻璃擦马桶倒垃圾袋等等,这些机器人还做不了,不太能立即给客户带来价值。但是建工类,比如焊接、抹灰、砌墙等领域,商用机器人的作用很明显,很有前途,机器人企业可以选择他们先做起来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
友情链接:

聊城市兴宇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专业生产生产矿用锚杆,煤矿锚杆,螺纹钢锚杆,左旋锚杆,等强锚杆,锚杆托盘,锚杆垫板,锚索托盘,锚盘,锚杆盘,中空锚杆,中注浆空锚杆,矿用锚杆,矿用等强锚杆,矿用锚索,矿用锚索,锚杆托盘,锚索托盘,异形冲压垫片,法兰盘毛坯杆等。